外汇管制的必要性及历史

发布于 2021/3/13 18:06:00   171人围观


外汇管制的必要性及历史

【第一部分】外汇管制的必要性和历史沿革外汇管制的出发点,应服务于货币政策目标的实现(或不影响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即保持人民币价值内外稳定[1],促进国内经济发展,防止金融风险[2]。

目前,中国国际收支频繁双顺差,商业银行结算业务需求激烈,不限制外汇资金进入国内,国内外汇激增,在强烈结算需求的背景下,人民币供应不足必然会带来人民币上涨压力。

为了减缓人民币的上涨压力,中央银行被迫在银行间外汇市场以人民币为对价回收外汇资金,或者以其他方式投入人民币资金(扩张),因此释放的外汇占有金[3]国内流动性面临过剩的巨大风险,经济过热、通货膨胀、资产价格泡沫等可能会偏离货币政策目标,中央银行必须执行其他货币政策工具(中央银行相继采用过降低标准、降低再贴现率、公开市场操作、发票等对策)。

如果不限制外汇跨境,中央银行将高频处于扩张or收紧的困境,掌握双向政策套餐的准确性并不容易。

因此,从源头介入,对外汇流入流出国内(以下简称外汇跨境流动)进行双向管理,在我国势在必行。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实行统一、以行政管理为中心的外汇管理体制,外汇资金全部集中在国家手中[4]1994年,国家取消外汇保留制度[5],实行银行结售汇制度,金融机构拥有大量外汇,与市场主体开展结售汇业务1996年,我国实现人民币经常项目可兑换,市场主体可以按贸易进出口合同进行汇款、汇款我国外汇管控并不是一切都不让外汇资金跨境流动,而是强调常项下外汇的跨境流动应以贸易关系或投资关系等合法、合理事实为基础,借用法律术语,外汇跨境流动是有因行为的资金项下外汇的跨境流动,负面清单管理、投资主体限制。

在此,

1、经常项目下的货物贸易出口商,从海外交易对象那里收取外汇资金,必须以货物出口合同为基础,与合同和收据的金额对应(防止出口多汇),交易背景必须真实、合理、非虚构,即资金流与物流对应。

银行根据展业三原则审查企业外汇收入。

2、资本项目下的海外投资者(包括机构、个人)投资国内证券市场,只能通过合格的海外机构(QualifiedForeignInstituteInvestor,即QFII)在批准的限额内进行。

目前,中国不允许海外个人直接投资国内证券市场。

目前,中国(包括世界大部分国家)已经完全开放了经常项目下的外汇流动(否则,有贸易保护的嫌疑)。

受到特殊市场机制、监督机制不完善、国际收入支持不断顺差等国情的限制,对于资本项目下的外汇流动,无论是流入还是流出,中国都采取了很大的限制措施,其因素的认可、支持范围有限(也就是说,不满足投资的真实性审查,也有投资方向的限制)。

但是,为了配合人民币的国际化战略,资本项目下的外汇管制逐渐放宽,放宽的速度和尺度必须适应我国金融监督体系的成熟度。

【第二部分】中国汇率形成机制进行外汇管制并不意味着中国采用政府和计划的手段控制汇率(或采用固定汇率制度)。

从2005年开始,我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需为基础,参考一篮货币调整、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其意义包括

1、人民币汇率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不由政府主导。

2、关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政府不完全放任,而是根据国内宏观经济情况适时介入管理,主要是通过执行货币政策、放宽或收紧资本项目的投资范围等。

3、人民币的货币价值是否稳定,不再以美元这一单一货币为标准,对准多种货币,被称为一篮货币。

这主要是因为美元的货币价值越来越不稳定,不太可靠,需要用欧元、英镑等货币的货币价值来判断。

哪些货币纳入一篮货币,取决于本国与他国的贸易活跃度,目前纳入我国一篮货币的主要货币有24种,主要有美元、欧元、英镑、日元、港元、澳元、新加坡元、瑞士法郎、俄罗斯卢布、加拿大元等。

【第三部分】中国国际收支双顺差

1、国际收支双顺差是指中国同一时期经常出现项目下国际收支顺差、资本项目下国际收支顺差,即经常项目下流入大于流出,资本项目下流入大于流出。

根据相关学者的研究,一国的国际收支通常与资本项目相反。

也就是说,经常在国际收支顺差的国家,同期在其资本项目下国际收支一般是逆差。

顺差和逆差可以抵抗,整体国际收支容易保持在比较平衡的水平。

我国不同,季度国际收支双顺差频繁出现,年度整体国际收支也出现过四次双顺差。

2、常规收支主要基于以下活动发生的国际收支(1)货物贸易(2)服务贸易,主要包括加工、旅游、运输、建设、知识产权使用费等(3)初期收入,主要包括劳动报酬、直接或间接投资收益(4)二次收入,包括华侨扶家费、捐赠等不需要返还的收入。

在上述常规项目中,货贸收支占据大头,以2020年第三季度为例,货贸顺差为1558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为403亿美元,第一次收入逆差为261美元,第二次收入顺差为28亿美元,整个常规项目下收支=1558-403-26128=922亿美元,即2020年第三季度常规项目下国际收支顺差为922亿美元。

从2000年到2020年的80个季度,只有4个季度经常出现国际收支的逆差。

最近发生在2020年第一季度,另外三次分别是2018年第一季度、2018年第二季度、2001年第二季度,但每年的常规项目下总收支实现了顺差。

3、资本收支主要是基于以下活动发生的国际收支(1)直接投资本金(2)间接投资是证券投资本金(3)金融衍生工具等。

2000年至2020年的20年期间,我国资本项下国际收支情况详见表:...............................................................................................................................................................................................................................................................下年....................................................................笔者可以想象,当时的时尚并没有关注金融外汇市场,但当时外汇储备增加给央行带来的货币政策执行压力。

【第四部分】摆脱国际收支顺差的大方向,摆脱国际收支顺差的烦恼,维持人民币价值的稳定,促进经济发展的对策,通常增加流出,减少流入。

具体来说,

1、经常项目下国际收支顺差。

如果能在国内开展出口商品和服务等贸易,就没有出口收入。

实现这一点(即扩大内需),要求进一步挖掘国内市场消费潜力,这是目前国家提出的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两个循环交流的伟大战略意义的重要组成部分。

2、解决资本项目顺差,放宽资本流出(资本项目下流入暂时不应出资),居民直接参与海外证券市场投资,打破QDII的束缚,用市场自愿取代外汇占有金消化外汇流入和外汇储备。

不久前,有关部门计划在一定金额内开放国内居民直接投资美股等海外证券市场,并非与此无关。

评论[1]人民币价值稳定,内部稳定,即人民币国内购买力稳定,用CPI定义的对外稳定,即人民币国际购买力稳定,一般用篮子货币汇率组合定义。

[2]有学者研究指出,历史经验表明,跨境流动越频繁,金融危机的概率越高,而且多发生在网络流出国。

但是,网络流入国也发生了198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等严重的金融危机。

[3]国家持有外汇的数量也少得可怜。

我记得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有这样一个场景。

为了发展国民教育,从欧美购买教科书需要10万美元。

邓小平亲自找到了国务院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后者得到了咬紧牙关的批准。

[4]是指本国央行收购外汇资产投入的本国货币。

由于人民币是非自由兑换货币,外资引进后需要兑换成人民币才能进入流通使用,国家为了外资兑换投入大量资金,需要国家用本国货币购买外汇,因此增加了货币供应,形成了外汇占用。

[5]外汇保留是指企业获得的外汇收入,按照国家外汇管理规定分配使用后的外汇收入,按规定向财政机关申请留外汇的金额。